昔是柠仍

忽冷忽热 随心所欲。
叫我阿柠就好 扩列走企鹅723944607

【原创】红玫瑰与海 淌血的哈德威克府邸 第二章

                      「淌血的哈德威克府邸」

                                    第二章

                                   『异变』

在天完全暗下来以后,街道上就没有了行人。

细密的雨纷纷扬扬,在车道上留下几处水洼;茫茫雨夜里,只有一辆马车快速地行驶过空荡的道路,车轮碾过地面溅起一阵水花。

马车内的两人不发一言已有好一会了。亚瑟拿着文件也不看,不知在思索些什么;王耀则靠着车身闭目养神,但总觉得这无法让自己静下心来。

外界的雨声使他有些烦躁不安,空气里黏腻的闷感就像身上压了块石头,十分不适。

感受到身旁人越来越低的气压,亚瑟有些疑惑地偏过头,见王耀闭着眼,轻皱着眉,遍用肩膀极轻地碰碰王耀:“喂,怎么了?马车坐得不舒服?”王耀马上摇摇头,但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描述心里奇怪的感觉。

他只能耸耸肩:“我不太喜欢这样的天气...大概。”
考虑到在亚瑟家里这样的天气简直是家常便饭,王耀顾及一下自己的搭档,想了想还是补上了最后两个字。

亚瑟倒没很介意王耀的话,他自然知道这并不是全部的原因。伸出手拍拍王耀的肩,亚瑟说道:“振作一点啊王耀。一会儿有正事要办,可别让女士一开门就看见你哀怨地拉长着一张脸。”

王耀有点没反应过来地眨了眨眼,再想象了一下自己板着脸,脸拉的如马脸一般长的场面,禁不住“噗”的笑出声,总算被亚瑟逗笑了,心情顿时缓和了不少。

一路再无话。马车停下时,雨总算又小了一些。王耀戴好帽子,下了车跟着亚瑟走到一座小房子前。
四周一片昏暗,他没法看清这座房子的外观,只能凭轮廓依稀看出并这不是一位富人的家。

亚瑟走到门边,轻轻叩门几下。
屋内安静了一会儿才传来脚步声,随之传来的是一个怯怯的女声:“谁......?”

“您好。我们是侦探,想向您了解一些情况。”王耀不确定亚瑟是否想亮明身份,便随口给两人套了一个身份,尽量用温柔的语气说道。

过了一会儿,木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一位瘦弱的妇人探出头来。
她穿着亚麻色的布裙,两手交叠在胸前,面容十分憔悴的样子,脸庞上写满了痛失爱子的哀愁,让人心生怜悯。她长长的裙摆随风飘起,整个人有如风中飘落的枯叶。

互相简单地道过晚安,三人便走进了屋子。
家中只有一些简单的家具,妇人有些不好意思地欠身,让亚瑟和王耀坐下后为他们端上两杯水,自己这才坐了下来。
亚瑟迅速看了妇人一眼,继而收回了视线。

“两位先生,真对不起,家里没有什么东西来招待。”妇人捏着裙角,勉强笑了笑。

“请不要这么说,阿曼达夫人。相反,我对您儿子的事情感到很抱歉。”亚瑟说完,妇人就红了眼眶,很显然这些天孩子的失踪让她脆弱的神经不堪重负。

王耀看了眼亚瑟。不知为什么,他觉得亚瑟从刚才开始脸上的表情有一点奇怪。

“阿曼达夫人,请不要伤心。我们会向您提一些问题,这将有助于对您儿子的寻找。相信我,他会没事的。”王耀压下心中的疑惑,转头安慰着伤心的妇人,掏出笔和纸准备记录。

“上帝保佑...”阿曼达夫人喃喃地说,情绪渐渐稳定下来。

进入工作状态的亚瑟满脸严肃,他提出第一个问题:“请问您知道吉布森的具体失踪时间吗?在案件报告上只是说时间在五月份。”

“这...我也不是很清楚...”阿曼达夫人皱着秀眉,满脸痛苦地说,“吉布森他一直很叛逆...他在学校里结实了一些小混混,就天天和他们在一起,经常夜不归宿......我劝不住,他爸爸在外面做生意,也很少回家,只能放任这个孩子去了..没想到...”妇人低着头,攥紧了裙子。

“我很抱歉..能描述一下吉布森是个怎样的孩子吗?”王耀一边问一边记下妇人的话。

“吉布森吗?......他是一个健康的男孩子,很喜欢运动。”

阿曼达夫人撩撩头发,语气不咸不淡,简短地提了两句后便马上拘束地闭口不言,好像自己说错了话似的。

看着她眼神中莫名流露的一点慌张,王耀点了点头,依言记下。

妇人这样简短的话,让他莫名感到了一丝违和:根据心理学,一般人在这时总会急切地多提供一些情报来达成目的,阿曼达夫人却完全相反。

就好像...不愿意让他们了解更多?

王耀马上被自己吓了一跳。
于情于理,这都是不可能的吧...?

亚瑟又继续问了几个问题,但在王耀看来都不是太重要的事情。
敷衍了事绝不是亚瑟的风格,这使做记录的王耀更疑惑了:这是...要马上结束这次拜访么?

果不其然,将近十分钟后亚瑟率先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领后开口说道:“我差不多了解完了,这么晚来打扰实在抱歉,请尽快休息吧。我们会尽力寻找吉布森的。”

阿曼达夫人也马上起身,将两人送到门口,这时雨已经停了。

告辞过后,在阿曼达夫人的注视下,两人转过身,并肩向马车所在的方向走去。

下过雨后的空气中弥散着夜色的淡淡凉意,与街道的空寂相互映衬。

鬼使神差地,王耀回过头,正好看到阿曼达夫人慢慢掩上门的那一刻。

她笑了。
这诡谲无比的一笑,仿佛掺进了无数的恶意,王耀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大概是看错了:一位刚失去孩子的失意母亲,怎么想都不会有这样的笑容。

被恶魔注视一般的感觉,不寒而栗。

亚瑟看了看已经紧闭的门,在看看有些愣住的王耀,终于沉下脸,皱紧了眉:“这个女人有问题。”

“从提问之前就觉得你好像发现了什么?”王耀疑惑地看着亚瑟。

“没错。从你的角度可能看不到,不过在她给我放下水杯的时候,我看到她的手腕上有一朵橘色玫瑰刺青。”

“橘色玫瑰的花语是...欲望。那是哈德威克府的标志,因为据我所知,府邸的主人酷爱橘色的玫瑰。”

“那你的意思是..阿曼达夫人这样的平民不会和这样有名的府邸有牵连?”王耀有些不解。

亚瑟摇摇头,“不,这还不是最坏的。”

他神情凝重地看向身边的人。

“我想起来了。之前在宫廷贵族中的那些喜欢八卦的女人之间,就流传着哈德威克府邸主人有奇怪的嗜好,并且成立了神秘的组织,进行一些拍卖聚会,每一个成员都会有那个刺青样式的印记。那时候我还以为不过是传闻罢了。”
“刚才你也看到了。我问吉布森是个怎样的人后,她那明显说漏嘴了的表情。”

没错!
经亚瑟一说,王耀顿时醍醐灌顶,这才搞懂了妇人给他的难以形容的感觉。

她是在顾忌着什么。

亚瑟说道:“现在证据不足,我也不能确定。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她和吉布森的失踪是脱不了干系的。”

“你是说,她在自导自演?”

“没错。而且根据她的话,吉布森是一个健康、喜欢运动的孩子吧?那么像这样的孩子,身体的各个器官一定都很健康。”

“再加上可疑的拍卖组织...你想到了什么?”

王耀呆了几秒,猛然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他不可置信地与亚瑟对视。

“没错。被拍卖的东西,也许不是别的......”

王耀低声接话,声音越来越小,似呢喃一般溶解在无边的夜色之中。

“正是失踪的人自身啊。”

  TB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