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是柠仍

忽冷忽热 随心所欲。
叫我阿柠就好 扩列走企鹅723944607

【好茶/朝耀】弱者本能

*少爷朝与保镖耀的故事。
主朝耀,金钱、红茶会略有,其他未定。
*新坑慢更,愿您观赏愉快。
真实目的是让他们秀恩爱:) 。x

    

某个不知名的午后。

拜英吉利多阴少晴的气候所赐,古老的庄园不过碰触到寥寥几抹阳光而已。

但这座庄园里的多数人都欢喜非常,今天已是近日来难得的晴日。

忽闻一阵脚步声。

一人径直走来,匆匆行过路旁泛起水花的喷泉,礼貌地与出来晾晒衣物的家仆道好。

这是一片偌大的庄园。

花园里,十几位园丁正全力以赴,打理着绿树春来新发的枝条。

迎面而来是裹着香气的清淡和风,替去了冬日里令人畏恨的寒意,告知春天的花神向人间播撒温暖的花种。

“王耀先生,稍后请记得让亚瑟少爷温书。老爷昨天就寝前说过,今天下午要亲自考他。

一位女仆人突然想起了家中老爷吩咐的事,拔高嗓音对着走过去的人喊到。
  
"我知道了,谢谢您的告知。"

被称作王耀的少年闻言回过头笑了笑。

温润的声音传过来,随即消融在慵懒的日光中。

春困秋乏,王耀也逃不过这一大人类定律。
    
事实上在走上台阶时,他已经为自己计划好了大约一个小时的午睡。

但在来到一处房间两分钟前,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认命地打消了睡眠的念头。

来至门前,伸手礼节性地叩门三下,王耀在得到准许后推开了门。

"hi!!王耀你来的太慢了!hero我的个人演唱会都要接近尾声了,很遗憾吧?"

房间的地板上堆了一地的零食,还坐着一位穿着休闲装的年轻人。

他正拿着无线麦克风,瞧见他后活力无限地打了个招呼,马上又旁若无人地直起身子准备高歌,大有掀翻此楼屋顶的架势。

"停停停!"王耀上前干脆利落地做了个停止的手势,随后试图以眼神杀死对方:"在二楼就能听见你美妙的嚎叫。我可早欣赏够了,阿尔弗。"

阿尔弗雷德闻言颇夸张地怪叫一声:"不可能不好听!你看亚瑟!他可听我唱了一个小时!"

阿尔不远处的青年端坐在椅子上,正将手上的书翻
过一页。

他瞥了阿尔一眼,挑起眉毛说道:"这么一说我还得感谢你。听完这一个小时的噪音,可让我的忍耐能力又提升不少。"

王耀默默在心里给他家的少爷点赞。

阿尔弗雷德也像往常那样,毫不在意别人对他歌喉的评价,拉过王耀就要分享他排队抢来的限购零食。亚瑟继续看书。

同样的场景,不同的发言,似乎已经成为了名为王耀的少年来到这座庄园后,屡见不鲜的日常之事。


  
他们现在身处的庄园是柯克兰家的本宅。

柯克兰家族,英吉利世代闻名的贵族之府。它的历代主人都能力出众,在经营家族有方的同时与国家的上层统治阶级交往甚好,这使得家族事业蒸蒸日上,一派兴旺之势。

而与传统的贵族家族不同,柯克兰家族在日常的买卖交易中与黑道势力存在大量联系。别的家族不敢做的事,柯克兰家族却敢,并且办得滴水不漏,从而明里暗
里积累起大量的财富。

由于家族中向来人才倍出,加上对利益、全力的渴望,内部竞争自然异常激烈。

每过几十年,家族现任主人的几位孩子便要争夺仅仅容纳一人的王座。

为了耀眼的皇冠有朝一日能归属自己,孩子们从幼年起就接受着严苛的培养。

另外,在逐渐成人的过程中,家主考虑到安全性的问题,会为每一位少爷请保镖,负责保护等工作,这也就是王耀今天能在这里的原因。

王耀今年刚过十八岁。

本该是为学分和奖学金之类忧心的年龄,他却已担任了这个在常人看来颇为神秘的职业。

虽说这是个时常与危险挂钩的活,王耀倒也毫不在意,毕竟在庄园里的日子比过去好了太多。

“嘿,又在发呆了?想尝尝最近卖得超火的海盐味薯片吗!”阿尔弗雷德终于停止咀嚼,将即将开始神游的王耀拉回现实。
  
亚瑟·柯克兰喝完最后一口红茶,将茶杯搁置在小银盘上,终于忍不住回头看着两个坐在地板上的人。

他叹了口气,显然对这个时常不请自来的朋友毫无办法:“我说你啊...别老企图给王耀塞垃圾食品然后把他变得和你一样胖。”

“hero一点都不胖!”受到致命一击的阿尔开始死撑。

“没关系。我要是变得和阿尔一样胖,就去当他保
镖。”然后坑他。

王耀笑嘻嘻地接话,随后瞥一眼墙上的挂钟,手一撑地轻巧起身。他可没忘记有正事要办。

按下墙上的铃,王耀唤来女仆准备收要办拾这一地狼藉,阿尔弗雷德见状也识趣地起身准备走人。

“这一次就放过你们俩,不过下周一定要来我家参加party哟!hero内定你们了!”

衣摆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阿尔将外套甩起来搭在肩上,向他们大力挥挥手后快速带上了门,将两人微弱的拒绝直接隔离在屋里。


老实说亚瑟有点崩溃。
天知道他上回在阿尔弗雷德这混蛋的派对上被连哄带骗地猛灌,结果自然很悲惨,直到今天亚瑟也没搞清楚到底有几个损友拍了他倒拿麦克风站在桌子上引吭高歌的窘像。

王耀也想起了那一天的事,忍不住莞尔。不过他很快想起了正事,走过去将一份文件递交给亚瑟。

亚瑟接过文件,以眼神询问他文件的来历。

“这是总部今天上午邮来的机密文件。尚未拆封,请少爷先过目。虽然不知内容,但刚才一位下人告诉我说老爷下午要找您,我猜这两者有联系。”王耀站得笔挺。
  
“嗯,大概能猜到是什么事。”亚瑟·柯克兰将深绿色的领带束紧,随后不急不缓地撕开密封胶带。

在看到里面所放的物品后,他露出了笑容。

一张像是请柬的纸,一叠崭新的英镑,两把手枪。

王耀一脸淡然,无人看得出他此时所想。

亚瑟也未说话,只将白纸拿起来方便两人同时阅读。
白纸黑字,印刷着优美的花体英文。

考核通知

亲爱的少爷:

如您所见,柯克兰家族的内部考核在您收下这个包裹时就要开始。

请您相信,考核永远是最有效的手段:它会让我们非常清楚,在柯克兰家族的几位候选继承人中谁有资格拿起统治者的权杖,收获金钱与声誉。

如果您对不久的将来充满畏惧,那么我真心为您遗憾;如果您斗志昂扬,那么我由衷为您喝彩。

深渊凝视夜空,它们广袤无垠、同为黑暗,彼此猜忌。

弱者的本能引诱着他们,在彷徨苦闷中孤注一掷地攀住带来救赎的一根根蛛丝,寻求最后一地安息之所。

谁都不顾一切,即使代表光明的丝线沾满血迹。
  
那么,您希望扮演什么角色?
  
作为垫脚石的蛛丝?

弱者?又或自诩为强者?

不再多说。

这场考核的本钱已经为您准备妥当,请确认。

您会交出怎样的答卷?所有人都在期待。

来自总部

亚瑟沉默。

祖母绿色的眸子中宛如一泓幽潭,暗潮涌动。

指腹摩挲着枪身,亚瑟手腕一动,将手枪的扳机护圈钩起后轻巧地转了个圈,随即握住。

他仿佛感到枪上传来滚烫的热度,一如内心激动到压抑不住的情绪。

亚瑟微微用力,将枪抛出。王耀好像知道他会这么做一般,稳稳地单手接住。

“一人一把,强过没有。”他朝王耀笑了笑,将纸揉皱、碾碎,扔进垃圾桶。

王耀也笑。琥珀色的瞳仁流动着摄人心魄的光,比世上任何一块琥珀都耀眼许多。

“无论何时,您的枪都是我,亚瑟少爷。”

他说。

-   to be continute  -

排版再不好我就..自杀...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