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是柠仍

忽冷忽热 随心所欲。
叫我阿柠就好 扩列走企鹅723944607

【原创】红玫瑰与海(海盗英x现代耀) 第九章


「第九章」

好疼。

身上传来灼热的钝痛感,滚烫的温度让他怀疑自己的身体是不是要被点燃了。

疼痛一阵接着一阵,像是无数根长针同时往身体上扎刺过来,刺激着王耀的混沌的神经。

睡意涨潮般涌过来,促使着他进入深眠。

意识在清醒与昏沉中徘徊不定,朦朦胧胧。

王耀紧皱着眉想要醒过来,摆脱这种熬人的状态——身体上的疼痛会让他想起过去的记忆:他记得那个时候,他也经常承受着整日整日...或者说整年整年的伤病。

但是他还必须昏睡一会。

大约半小时前,随行的几位医生已经为王耀仔细查看过伤势,万幸的是没有被侵/犯的痕迹和致命伤:显然王耀很懂得在战斗中保护自己。
但是由于被多次击打,导致全身上下造成了很多瘀伤,必须好好静养一段时间才行。

亚瑟柯克兰认真地听完医生的报告,确认医生们没有留在这的必要后便挥挥手让他们各自回去了,要知道因为这一突发状况搞得医生们还没来得及吃完晚餐。

一向胃口不错的亚瑟觉得自己没什么食欲。

他揉揉眉心,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脱下外套随意地放在凳子上,靠在王耀床边坐了下来。

王耀还陷在昏睡之中,眉头轻蹙,微微有些喘,不知是因为梦魇还是疼痛,额头上有冷汗不断地冒出来。亚瑟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做到笨拙地为他盖好薄被。

其实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王耀不可避免会遇上类似的情况。自己当初给他大副这个职位也是带了些许恶意的,可没想到还没试探到他的底细,王耀就成了这副模样。

不......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说他现在已经不想去试探王耀了也说不定。
他发现在猜疑和信任的天平上,自己逐渐变得更倾向于后者。
心中的信任感不知何时大于了怀疑感,这对于亚瑟·柯克兰来说可不太多见。

甩甩头,亚瑟垂眸沉思,想要先理理整个事件的过程。
在一番联想后,他多多少少也猜到了大概的经过。
而几个闹事的全部嫌疑人已经被绑在审讯室,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他去亲自审问了。

...不过,没想到这么低级的手法你也会中招,真是笨蛋啊。

亚瑟在心中埋怨王耀。

细心地拿过一杯水放在王耀的床边柜上,亚瑟再次看了王耀一眼,站起身来准备出门。

在去审讯室的路上,亚瑟一直有点心不在焉。

说起来,身为一个国/家,本该早就看惯了生死轮回,更不用说是半个陌生人的这些小伤了。

但是自己看着病怏怏地躺在床上,全然没有了平时淡定自如的模样的王耀,心里就升腾起一股莫名的情绪,好像整颗心都被揪紧了。
虽然极度不想承认,但这就是名为担心的心情。

嘴上责备着对方笨、不小心,但是又默默关心一个人,是亚瑟对熟人才会给予的特权,例如弗朗西斯之类。

他不明白为什么对王耀也会这样。王耀显然远没有弗朗西斯和亚瑟认识的久,但总是给他一种淡淡的熟悉感,两人在一起就像相处了多年的老友一般。

深知再想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毕竟现在两人连朋友都算不上......吧。
亚瑟一直觉得王耀是没有把他当朋友的。

总而言之,非常不擅长感情问题的海盗大人烦躁极了,黑着脸恶狠狠地一脚踹开了门走了进去,在看到几个被绑的人后又马上平静下来。

偌大的临时审讯室里挤满了人,因为亚瑟之前要求船上的所有人务必到场。

大家都看着地上被捆绑的几个人,议论着自家老大会怎么处置他们,全然是一副看戏的样子,可见这几个人平时也是不讨其他海盗喜欢的主。

“老大...”几个人低着头,在议论声中羞愤极了。
听到脚步声,头一抬见是亚瑟来了,马上苦着脸叫起来,就差没委屈地哭出来了,仿佛这样就可以让亚瑟心软似的。

然而略显绝望的声音表明了他们连自己都骗不过去,又怎么可能动摇了亚瑟?

亚瑟充耳不闻,目不斜视,走过去坐在早已准备好的审讯转椅上,冷冷地扫视众人,让他们马上自觉噤声。

“从现在开始,准确真实地回答我的每一个问题。”

亚瑟转向地上的几人,声音不大,却让被审问的人一阵颤栗。

他一手撑着头,一只手有意无意地在腰间反射出森森银光的佩剑上摩挲着,“不然,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们生不如死。”

几个人马上小鸡啄米一样点头,让亚瑟不住地冷笑:这副模样,让他只能想到苟延残喘的丧家犬。

“那,第一个问题,不用问我也知道了。你们伤了王的原因,就是不满他一来就坐上大副的位子。”
亚瑟吐字清晰,保证每一个人都能牢牢记住他说的话。

他看了看所有的人,继续不紧不慢地说:“我也知道,大家心里多多少少都不服气。但这不代表,你们可以在我亚瑟柯克兰的眼皮子底下闹事。关于这个决定,我自有用意。所以,如果还有想步他们后尘的家伙,我奉劝你们,动动脑子。”

亚瑟逐渐加大音量。说完后,高傲地稍扬起下巴,就像一匹最尊贵的狼一样骄傲。一双摄人的绿瞳中满是不可忽视的威严,看得在场所有人心惊胆战。

顿了顿,他抬手松松自己的领口,模样很是悠闲地站起来,径直向几个男人走过去。

几个人本能地拼命向后挪,无奈手脚都被捆得严严实实动弹不得,最终也只能在原地挣扎。

“呵,别害怕啊。只是再问一个问题罢了。当初打人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害怕?”
亚瑟笑得很灿烂,视线首先集中在为首的那个男人身上。

“第二个问题。描述一下你们对他做了什么。越详细越好。”
亚瑟的语气很轻松,就像在问今天早餐吃了什么一样。

几个人傻眼了。
这一说,亚瑟岂不是要更加生气了?

“你先说。”亚瑟用下巴指了指领头男。
男人额头上早已布满了细密的冷汗,他的喉结不安地上下滑动,吞下一口口水。

“老、老大,我们也没怎么样......”男人因为太过紧张,脑子也不动,脱口就是一句给自己辩解的话。

亚瑟最烦听到这种回答。

他闻言目光一厉,在瞬息间抬起腿,一脚踩在跪着的男人的头颅上,男人猝不及防,发出痛苦的巨大悲鸣声,很是刺耳。

“老子没那么多耐心在这里和你耗。我说过了,我不需要废话。”
亚瑟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一贯冷静富有磁性的声音中终于带上了一丝怒气,脚上的力度不断加重。

搞清楚,他可不是什么好好绅士啊。

“别..别!我说!”男人的意志显然很不坚定,被踩了一会就受不住地开始求饶。
亚瑟这才迅速拿开脚,并且很嫌弃在地面上来回蹭了蹭,好像刚才踩上了一堆脏垃圾。

虽然也确实是垃圾就是了。

男人此刻已经顾不上被侮辱带来的羞愤了,努力轻描淡写,哆哆嗦嗦地讲了出来:“我们只是,只是打了他几拳,再踢了他腹部几脚...”

“还有呢?”

“还、还有......”
男人知道亚瑟看到了他正欲侵/犯王耀的一幕,嘴唇不断哆嗦着,但是怎么也说不出口来。

马上他就被一手揪住领子扯了起来,亚瑟用极快的速度给了他脸上几拳,再用双手把那男人的脸向下按,用左脚膝盖猛地向上一顶,再用手肘给了男人的后颈一击重击,直把男人打扭缩在地,颜面全丢地哀嚎求救,鼻血横流。

亚瑟不断重复这几个动作,把人打得几乎就剩下一口气了,还不解气地一脚踢在男人脸上,把他踢的翻倒在地上,姿势很是扭曲诡异,简直丢尽了脸。

围观的众人都忘了给老大叫好,全部屏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出。

要知道平时亚瑟多半懒得自己动手,就算要战斗也大多使用自己的西洋剑,很少动用格斗体术。

今天通过这几下单方面的殴打,大家都从亚瑟流畅迅猛的动作中彻底体味到了老大极强的战斗力。

暗中观察着周围人的反应,亚瑟心中很是满意:看来一段时间内不会再有敢违逆他的人了。

亚瑟的目的就是为了给众人一个警告。现在目的达到了,他也差不多要收手了。

眼前的男人已经一动不动地瘫在了地上,显然是晕了过去。

亚瑟得意地笑了,优雅地站直身体,拂去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今天晚了,我想大家看完演出后也需要休息了。至于后续的事,我打算等王身体好后再一并算总账。今天就先解散吧。最后,把这些人关起来。”

亚瑟说完后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审讯室,留下一房间心有余悸的海盗们面面相觑。

--------------------------------



这一边,王耀总算从昏睡中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王耀双眼茫然地看着天花板,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意识才清醒过来。

自己最后,好像是被亚瑟救了吧......?

依稀记得亚瑟站在一旁的身影和望向他的碧色眼眸。

王耀咳嗽几声,抬手擦掉额头上的冷汗,撑着床勉强坐起来了一点,强打起精神环顾四周,随即发现这并不是他的房间。

  一眼就看到搭在椅子上的红色外套和自己前些天为亚瑟整理好的书本,王耀这才反应过来这是亚瑟的房间。

海上的夜晚温度很低,王耀觉得身子有些发冷。他拉起滑落的被子,努力盖住自己的全身。

鼻息间顿时全是淡淡的红茶清香,混合着一阵说不清的气味,兴许是亚瑟的气息吧。

几种味道混合在一起,在清爽中带着一丝香甜。王耀闭上眼,忍不住贪婪地感受着这令人安心的气味。

亚瑟一踏进房间,就看到王耀坐在床上,身子靠着床板,脸上是掩饰不了的疲惫。

“喂喂!不要坐着啊,你是白痴吗?!”亚瑟立即皱了眉,忘了王耀还是伤患,走过去按住王耀的肩就晃。

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王耀非常迟钝,被亚瑟晃了两下才搞清楚状况,捂住发晕的脑袋,又马上摆摆手道:“又不是什么大伤,只是一时有点痛罢了。”

亚瑟一听王耀的话更加生气了,关心的话语不受控制地蹦了出来:“就算不是什么重伤,不好好修养也不行啊!”
他一时气愤,连这些天来两人之间的尴尬都忘记了。

王耀不甘示弱地抿抿唇,但又看了看亚瑟怒气冲冲的脸,随即勾起一个笑容,听了亚瑟的话乖乖地躺下身子。

亚瑟也跟着坐在王耀旁边,嘴上却没了话说。

气氛顿时有些沉静。

大概半柱香的时间后,先是王耀睁开了眼睛看向低着头不知想什么的亚瑟,亚瑟也仿佛是心有灵犀一般抬起头与王耀对视。

王耀很认真的看了亚瑟一会,似乎是要传达一些自己的心情,然后他移开了视线。
“亚瑟先生,非常感谢你救了我。如果你没有及时来,我一定会被...”

王耀显然不想再说下去。

“......不用谢。还有叫我亚瑟就好。”亚瑟有点不满生疏的“先生”一词。

王耀小幅度地点了点头,没有再接亚瑟的话,只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我知道,这几天你为什么生我的气。是因为那晚,我没有对你说出当时我的心中所想,对吗?”

王耀的声音很轻,一不留神就会消散在空气里。

亚瑟抿着唇保持沉默,这是他默认了的意思。

“这样的话,非常抱歉......但是,这是我暂时不愿对任何人说的事情。如果有一天我可以说出来,我绝对会告诉你。”

“我是不会害你的,请务必相信。因为......”

王耀说到后来,也自嘲一般微笑起来,似是觉得亚瑟多半不会信他的话。

他忍住疼痛,努力侧过身子,让自己面朝亚瑟。

他半眯起琥珀色的眸子,凝视着亚瑟,眼中满是真诚,却又带上了些许犹豫的色彩。

他停了一会,才终于说道:“因为我们是朋友,不是么?”





双方都把对方当朋友,但都认为对方没把自己当朋友。hhh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