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是柠仍

忽冷忽热 随心所欲。
叫我阿柠就好 扩列走企鹅723944607

【原创】红玫瑰与海(海盗英x现代耀)

食用说明:这里阿柠,自己在贴吧更新的朝耀文..搬运到lof来w
id:才不是柠檬呢
正剧向,风格不定,大长篇预定。
祝食用鱼块♪

「序章」

身体微微晃动。

他感到鼻息间有股淡淡的咸腥味,在空间里弥散开来。耳边隐约听见飞鸟扑扇翅膀的声音,带起阵阵浪花翻滚远去。
一阵风兀自灌进窗口,让王耀浑身一颤,从浅眠中醒来。
王耀半睁开睡意朦胧的眼,又马上把头缩进被子。

今天世界会议好像是下午啊,所以偶尔赖床一下也没问题吧...王耀挣扎着伸手摸索,想把放在枕边的gitty玩偶抱进怀中。
嗯...?为什么摸不到阿鲁...王耀轻皱眉头,勉强坐了起来。

等等,自己身上的衣服怎么回事...这样式,是水手服?我穿的只是普通睡衣啊..

“哐当”,整个房间不知为何突然剧烈摇晃了一下,直接把床边的王耀甩了下去。
啊疼!是地震了吗?不幸脸着地的王耀顿时睡意全无,爬起来就要冲出房间,但迈下第一步他便愣在当场。

眼前的景象分明不是昨日下榻的酒店:狭小的空间里,几个大木桶随意堆放着,一旁摆着些七零八落的瓶瓶罐罐和大的木箱子,一旁的抽屉上有几枚金色的钱币。一张吊床系在木柱之间,微微摇晃。

王耀环顾四周,马上下定结论:这里是船舱,并且似乎是商船。瞬息间脑海中闪过无数爆炸的可能性:被绑架?身为国家他不可能发觉不了。恶作剧?谁大半夜没事干这个呢。但很快他发现右手边有一扇小舷窗,王耀稳稳心神,马上凑到窗边——外面的景色让他整个呆住了: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蔚蓝的海。

火红的太阳已然高挂在天幕中,映照的海面波光粼粼,折射出耀眼的光让他有些眩晕。几只海鸥急速地掠过海浪,展翅高飞。然而这些景色都不算什么,吸引了王耀全部注意力的是极远处的几艘大船——巨大的风帆扬起一个高傲的弧度,几面巨大的旗帜上赫然印着鬼气森森的骷髅,骷髅下方是一个红色玫瑰图案,绣在纯黑的旗面上怎么看都很诡异。

除了海盗船,没有普通的商船会摆出这种旗帜吧?

王耀此时无暇关心海盗出没的区域的安全性,他的大脑处于当机状态:昨日的现实照不进今天,在他模模糊糊的记忆里,明明昨天开完世界会议后,他受邀去了亚瑟的下午茶会,然后回了宾馆...记忆就在这里中断。今天他就莫名其妙的到了一艘船上,开什么国际玩笑阿鲁!王耀沉下脸走到门边一把推开了门,他倒要看看,是谁有胆子做这种无聊的恶作剧!

5秒后王耀有点想关上门,因为他的开门方式大概不对。
整艘商船的样式怎么看怎么复古,大多都是采用木制装修,见不到一点现代的影子。特别是船帆,看上去颇有些陈旧了。
没等王耀细想,他注意到宽敞的甲板上站着十几个像是欧洲人的家伙,似乎还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此刻他身处大海,根本无路可退,不管怎么说要先下手为强,弄清当下的处境才是,王耀也有自信保证自己的安全。

“excuse me....?”王耀回想自己前段时间刚学会的英文,迟疑的开口。几个外国人闻声转了过来,脸上都是惊讶的神色。

眼前的东方人半靠在门边,披散着一头乌黑的秀发,宛如瀑布一般,刚好垂到肩膀下;琥珀色的眼中都是茫然的神色,小心地向他们走去。
“Oh......Can you speak English?”欧洲人对这个东方人会说自己的语言感到非常惊讶,马上围了上去。
“Yes ,please tell me why I am here now?”王耀看着那些欧洲人没有什么恶意,心里反而更加疑惑,有点着急地开了口。

“我们昨天傍晚航行经过这片海域的时候,发现你在海水里挣扎,就把你救上来了,可是你当时已经晕过去了。”其中一个欧洲人狐疑地说,他实在无法理解当时王耀为何会在那片海里。

王耀想着昨天回房间的时候就是傍晚十分,怎么也不可能会到这里来啊。他咬咬嘴唇,还想发问,就被一个急急忙忙跑来的水手打断了。
“不好了,我们附近有海盗船!”水手惊恐地拔高了声音。“什么?!”甲板上顿时大乱,马上有人跑去船长室要求加快航行速度,一时间没人再顾及王耀。

王耀只得加入他们的行列准备应急措施,回头望了望不远处的海盗船,眯起眼睛。

看来不能避免一战呢。如果这点程度他们都追不上,那当时海盗就不会让人如此闻风丧胆了。但是只要有防御武器的话...王耀刚偏过头,就看到众人拿出众多冷兵器和火枪准备迎战,再一次愣住了。

...你们的装备是有多简陋啊!当真以为在玩网游吗?!
王耀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忍不住嘟囔: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啊!

旁边一个年轻的小水手没听出王耀的嘲讽之意,木愣愣地看向王耀像看精神病人:“1589年”。①

这回轮到王耀彻底僵硬。

苍天啊....我愿意吃100份死扛,大份的。请告诉我我听错了阿鲁。

---此刻的海盗船上---

站在甲板最前方的亚瑟·柯克兰面露笑容,懒散地抱着臂望向愈来愈近的商船。
掌握着情报的他知道这次在这艘商船上能捞到不少好油水。
好些天没有遇到什么大块的肥肉了,在海上的生活呆久了总有些无聊,他总得想方设法给自己找点乐子。

金发的男人头戴一顶别着鲜艳红玫瑰的二角帽②,全速前进的海盗船使海风更加猛烈地吹来,将帽边上的层层羽毛轻轻吹起;脖颈上大荷叶飞边的衣领口用一颗宝石紧紧扣住,那颗宝石在艳阳下反射出灼人的光,颜色像极了男人祖母绿色的眼。

他的左耳上挂着泪滴状的水蓝色水晶耳坠,那纯净的颜色就像波平浪静的海。双肩上,暗金色的流苏规规矩矩的贴着服装,若排除他脸上玩味的笑容,他看起来倒有那么一点像一位英国绅士。

他随意地将宽大的红色海盗服披在身上,与之相反的是紧贴在身上的白色内衬,绷出的几道皱褶使他多了一份性感和危险。他的腰间别着一把西洋佩剑,可以装饰,当然也可以杀戮。

啊啊,天气真好呢,前不久又刚打败安东尼奥那个小子,最近的日子真是顺风顺水到无聊。虽说平常抢劫商船的行动亚瑟懒得出面,都是交给手下的人去办的,而今天...亚瑟舔舔唇,按住腰间的剑——男人需要日常运动和锻炼,各种意义上都是。

亚瑟心情不错地转过头,对众手下道:“大概跟10个人就行了,区区一艘商船,不足大费周折。”“是的——”众人争先恐后地报名,都想事后从老大那得到一笔好奖赏。

说话间海盗船已经与商船并无距离。亚瑟转过身,猛的将爱剑从腰间拔出,露出无所谓的笑容,第一个冲了出去,身后跟从他多时的海盗们自然心领神会,身体前倾,发出原始又野性的嘶吼,将空气染上兴奋的味道。他们都是亡命之徒,根本无所畏惧。

进攻开始了,可怜的玩具们。

瞬息间,海盗们已经悉数登上了商船开始掠夺,动作迅速的王耀想吐槽:你们就是正规的海军吧是吧!虽然自己的状况都没有清楚,但他知道这些海盗都是一些暴徒,若不反抗自己只会是瓮中之鳖,待人宰割。在这个不明的时间点,他不再有国家的身份,也仅是一个身材有些小的普通男人。

王耀深吸一口气,将脑袋中的杂念一并驱逐出去,随手抓起一旁的一柄长剑,猛的扫开身前的一个海盗,双腿用力蹬地,快速向前冲去。

但是没过多久王耀就悲哀地发现商船上除了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可靠战力。
大部分人没有半柱香的时间就吓得跪地投降,因为前几秒反抗的同伴都已经脑袋分家。一时间鲜血溅了甲板一地,无一例外都是己方挂的彩。

真是...奸商遇到流氓,财宝防不胜防。

王耀边想边啧了一声,闪过一旁的大胡子海盗挥来的一刀,目光凌厉地看向那个男人,身子微微倾斜将重心放在右脚,扭动腰肢,双手将剑高高举起,又猛的发力,长剑斜向下划出迫人的光芒,连带着红色的血飞溅而出,虽然王耀马上极力偏头躲避,脸颊边上也溅到一滴血,使他的皮肤看上去更加白,也更骇人。王耀微微顿住,一时间竟有些恍惚:这样的事,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了。他现在过的很安逸,至少没什么事需要他动用武力。这样的斩杀让他的思绪回到了过去那个灰暗的时代,让王耀微微发愣。

然而几步处的亚瑟抓住了眼前这个人发呆的空档,将剑挥出,那人似乎是凭本能的用剑抵住,然后才回过神来,随即又看着他愣住了。事实上亚瑟一上甲板就注意到了这个人:一群欧洲人当中混进了一个东方人的面孔,想让人不注意都难。那个东方人有一头如墨般的及肩长发,乍一看有些雌雄难辨,但是眉眼间射出一丝锐利的英气,说明着他是一个男人。虽然比他矮小了些,但是身体中似乎有无数的力量一般,将眼前的障碍斩断。

“你是什么人?”亚瑟笑着问了个傻问题,也不要对方回答,只是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王耀睁大眼睛看着与他相距不过两个拳头距离的亚瑟,差点骂出国骂:这这这不是亚瑟柯克兰吗?!昨天还好好的喝下午茶呢今天突然抽什么风,换了套衣服还绑了他,然后..怎么变成这种状况了!

亚瑟注意到了眼前的人的走神和错愕,不由皱眉。什么人啊,和他亚瑟对干也敢走神,信心太膨胀了吗?亚瑟猛地发力,王耀猝不及防被挥得向后连退几步。此刻其他海盗也在王耀的背后聚拢过来,形成让他难以逃脱的包围圈。

亚瑟没有再次上前,因为这个东方人看他的眼神实在有点奇怪:熟悉又陌生,带着点不解和好奇,就像久别又见的故人,让亚瑟十分在意。

“...You are interesting and dangerous,and I like them.”

亚瑟优雅地收起剑。
他相信这个人是聪明人,知道反抗不会有多大效果。他笑着说:“成为俘虏吧,我对你很感兴趣。”

----tbc----


①1588年是英国击败西班牙超级舰队的年份,前文又提到亚瑟前不久打败了亲分,所以我就把时间设定成了1589年..
②二角帽,又称拿破仑帽,是典型的海盗喜爱戴的帽子。
*以及,设定是海盗英是国拟状态,耀君变为普通人。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