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是柠仍

忽冷忽热 随心所欲。
叫我阿柠就好 扩列走企鹅723944607

【原创】红玫瑰与海(海盗英x现代耀) 第八章


「第八章」

(作者注:本章在语言、肢体上含有轻微暴力向描写,请不适者谨慎观看。)


“...你们要干什么?”

王耀话音刚落,为首的男人嗤笑一声,啐了一口,挑起眉开了口:“别这么紧张嘛,大副先生?又或者说,东方来的美人?自从你上了船,一直没有和你好好打过招呼,这次来只是想和你好好聊聊。”

他扬着头,特意加重了最后四个字的音,惹得身后几个人一齐发出低低的笑声。

听到男人明显带有侮辱意味的一声“东方美人”后,王耀咬紧嘴唇,集中注意力,快速打量这个出口侮辱他的男人:又高又壮,身高明显超过185,是几个男人中最高的。
他心情很是轻松地手插着口袋,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令人厌恶的痞气。
王耀觉得这种气场和亚瑟的不同,亚瑟是力量强到一定程度后,给人深深沉淀在骨子里的危机、压迫之感,用一个不太好听的比喻,就像潜伏在草丛里的蛇,猎物不知何时就会被全面攻陷,尸骨无存。
而眼前这个男人的锋芒太过刺人了。事实证明,过于咄咄逼人永远不会得到好的后果。

几个男人步步逼近,企图将王耀逼向死角。

王耀两手握紧木棍放在胸前,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已经处于绝对劣势:如果环境允许,单打一个甚至是几个王耀都有绝对的自信,可是现在处在黑暗的环境之中,又是几个人一起围过来,身后没有退路,他实在无法保证能在几个身材比他高大太多的男人中安全脱身。

“几位...我想问你们,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你们这么做肯定会被亚瑟查出来。”
王耀一步步后退,心想这几个男人都这么愚蠢么?看不惯他到不考虑后果的地步吗?

几个男人听了,又是一阵令他心发紧的毫不收敛的大笑。

“喂喂,搞清楚点啊。不知道什么是海盗吗?对我们来说,什么狗屁利益得失,什么老大,我们出来混的才不管这些,自己爽过才是真的。”
王耀闻言心又凉了一截,终于有了类似“秀才遇到兵”的感觉。

也是,这些人平时就过着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为他人卖命的日子,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在意,更不要说一个看不惯的人的。

看来避免不了一战了。

既然没得谈了,那么就动手吧。

先下手为强。王耀脸色骤变,琥珀色的眸子中流动着灼人的金色光芒。他猫起腰猛地一发力,敏捷地向前冲过去,速度快得几个男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同是男人,王耀自然知道怎样使男人感觉痛苦。
他抬起腿用劲全力给了为首的男人裤裆一脚,速度快、角度准、下脚狠,直接还清男人之前对他的调笑。
那个男人杀猪般惨叫一声,捂住关键部位反射性地想要蹲下,王耀反应迅速,挥起木棍朝男人的后脑勺就是一击重击,打的男人来不及发出嚎叫声就直接昏了过去。

几个跟班这才反应过来,怒吼着一拥而上。
变成普通人后有些不适应用这份躯壳战斗的王耀咬了咬牙,在一片昏暗中凭借朝自己移动的人的声音,不断闪身躲过对面雨点般挥过来的拳头,渐渐的无法顾及所有的人,没有注意到从左侧跑过来的人。
他一脚踢开身前的人,将木棒换到左手挥出去,一下子打在左侧人的手肘上。由于身体重心此刻在右边,王耀挥棒的力气一下减弱许多,而且不巧,手肘又是人身体中最坚硬的部位之一,已经在仓库中放了有些时间,略微受潮的木棒一下子应声断裂,向后飞出去老远。

这一意料之外的事让王耀更加生气,他伸手猛地一扯左侧的人的胳膊,拉的那人一个踉跄;王耀抬手对准那张脸打出一拳,发狠的力道让他听到了对方某几颗牙齿掉落的声音。

失去了防身武器,加上体力的流失,纵是王耀格斗技巧高超,已经把几个男人揍得鼻青脸肿也坚持不了多久,身上就挨了几记拳头,此刻还能侧身躲闪都已是不错。
稍晚加入互殴所以没被王耀放倒的两个男人趁其不备,绕到他背后粗暴地制住王耀的双手,王耀狠命挣扎两下,无奈与两人的身材相差太多,一时间没能挣脱开来。

坏事接连而来,之前的领头男人这时从短暂的昏厥中恢复了过来,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骂着粗话重重回敬了王耀腹部几脚。脆弱的小腹根本承受不了如此重击,王耀努力不发出任何叫声,只是闷哼一声,身子一下软了下去。

王耀被迫跪在地上,双手被两个人反剪在身后,身上有了几处大大小小的淤青,已然动弹不得,腹部传来的剧痛让他的脑袋阵阵发晕。

领头男喘着气,他的模样还是有些狼狈,虽然自己和手下挨了看似柔弱的王耀不少攻击,让他感觉很没面子,但是总算赢了的兴奋让他狂笑几声:征服这个看上去很好欺负的东方男人的快感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

一旁的跟班总算来得及翻出煤油灯,稍稍照亮了这个黑暗的仓库。

借着光,男人终于看清了王耀现在的模样。
眼前跪在地上的他紧抿着唇,不甘示弱地紧盯着他,那种仿佛看一个死人的高高在上的眼神彻底激怒了男人。

男人上前蹲下身子,抬手一把扯掉王耀松了的发带,柔顺乌黑的长发一下子散落下来,散乱地披在他的肩头,竟让王耀看上去有种凌乱的美感。

王耀一惊,很厌恶男人的触碰似的冷哼一声,努力让语气保持平静。
因为疼痛的缘故,他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抖:“不打了么?继续打啊。”

男人扯着王耀的头发,兴奋地舔了舔唇角。他一把捏住王耀的下巴,迫使他将头仰起与他对视。扯到脸上的伤让王耀吃痛,忍不住呜咽一声。

“刚才呢,本来就想这样把你这个婊/子打死在这里的,不过现在我改变注意了,我们或许还有其他的玩法,嗯?”

男人说话间,猛地扯开了王耀白衬衫的扣子,一下子露出大片带着暴力留下的青紫色痕迹,但是依旧白嫩的胸膛。

王耀呆住了。

他只想过打架而已,这个男人要做什么?

“我说,”男人兴奋地拉起王耀无力的手,按上自己的皮带,“老子从出生到现在,男人女人也都上过不少,但还没对东方人出过手呢,更别说来玩群p了。毕竟东方人是稀有货。要不要和我尝试一下?你的味道一定很不错。而且我技术很好哦。”
调笑完后,他大笑了几声,周围几个男人也都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也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禽兽!!”终于反应过来的王耀终于忍不住,愤怒地吼了出来。
这简直是对一个男人的极大侮辱,纵使是平时云淡风轻,可以说得上是温润如玉的王耀都忍不住出口大骂。

这一下猛烈的挣扎带的钳制他的两个放松警惕男人踉跄了一下,带倒了一些木桶和木箱,发出巨大的响声。王耀希望这和刚才的打斗声能让船上的其他人注意到。

“你/他/妈再说一遍?!”听到辱骂,男人气愤极了,挥手就给了王耀一个耳光,打得王耀偏过头去,发丝粘在汗湿了的额头上,右脸顿时浮现出因用力过猛而产生的不正常的潮红。

“...我说你...呜!”王耀再次开口,又马上被踢了一脚。

他此时已经有些绝望,由于疼痛,脑袋里越发昏昏沉沉的,懊悔、不甘、愤怒地情绪占据了整个大脑。

眼前的男人开始解自己的皮带。周围的人发出叫好声。

也许,我真的要在这里.......

额前的碎发垂下来,挡住了王耀的眼睛。

王耀竟有点想笑,耳边也全是野兽般兴奋的笑声和喘气声,此起彼伏,犹如魔音贯耳,让他很想就此昏睡过去,不面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

... ...
... ...

“等,等一下!”

说时迟,那时快,负责钳制住王耀的、正对着门口的一个男人突然非常惊慌地叫了起来。

“干什么?”正要扯王耀裤子的男人不耐烦地应了一声,然后也意识到了叫住他的原因,脸色一下白了,僵硬的转过头,确认最坏的结果。

亚瑟·柯克兰带着几个随从站在仓库门口,绿色的眸子散发出阴冷的温度,盯着他,不发一言。

“老、老大,我,这......”领头男一见来人是亚瑟,之前计划时的不顾一切、盲目自大都一下子抛到了九霄云外,亚瑟没有温度的眼神让他忍不住地颤抖。

亚瑟偏偏头,示意身后的人跟上,接着走进了仓库。

领头男吓得全身都僵硬了。他此刻皮带大开,手上还扯着王耀的裤子,要做什么傻子都猜得出来,此刻说什么辩解之词都是苍白无力的。

亚瑟的靴子踩在地面上,发出一声声重响,在男人耳中就像宣告死亡的死神足音。

“喂,我问你。”
亚瑟走过来,在男人身前停住脚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在我亚瑟·柯克兰的船上,对大副动手的?”

亚瑟说完,一脚把男人踢在地上,踢的他滚到一边,接着其中几个随从像收拾垃圾一样把几个闹事的全部拖了出去。

“赶紧给他检查一下伤。”亚瑟再不看求饶的一行人一眼,对跟来的医生说完,静静退到一旁。



声音.......不是那几个的男人的,而是.......

王耀随着医生的动作,挣扎着睁开了眼,看到亚
瑟也在看着他。

此时他已没有精力去解读亚瑟眼中闪烁的各种情绪。

是吗,亚瑟来了啊......可恶,这下不是......欠他人情了么......

钝痛再一次袭来。
安下心来的王耀终于支撑不住,再一次晕了过去,陷入沉睡。

评论(4)

热度(10)